首页  /  NFT资讯  /  阿里腾讯纷纷入局,NFT究竟有何魔力
okx
阿里腾讯纷纷入局,NFT究竟有何魔力
阿里腾讯纷纷入局,NFT究竟有何魔力
阿里腾讯纷纷入局,NFT究竟有何魔力

©深响原创 · 作者|李新笛

一夜之间,NFT成了风口。

这个看似只会流行于极客圈的概念,如今在“圈外”异常火爆。2020年开始,从埃隆·马斯克到姚明,从可口可乐到迪士尼、漫威,再到LV、GUCCI、eBay、Facebook,各路人马都开始玩起NFT

天价拍卖是NFT出圈的重要推手——数字视觉艺术家Beeple的一套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以NFT的方式在佳士得拍出了6935万美元的天价;推特CEO发布的那条仅由五个字组成的“世界上第一条推特”被转让拍出290万美元。目前,世界上已有4位加密艺术家因其作品在NFT领域受到热捧而身价上亿。

阿里腾讯纷纷入局,NFT究竟有何魔力

数字视觉艺术家 Beeple 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以 NFT 的方式拍出了6,935万美元的成交价

千奇百怪的东西被铸成了NFT,例如乔布斯手写的“工作申请”、NBA赛场的高光时刻、球鞋、

“万物皆可NFT”的场面里,NFT到底是什么?

NFT是非同质化通证(Non-Fungible Token),其“非同质化”意味着每一个NFT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分割的。这意味着当一件作品被铸成NFT之后,这个作品就成为了区块链上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

技术革命、版权保护变量、投机泡沫、元宇宙序曲……不同人眼里NFT承载的意义大不相同。随着NFT在海外市场高歌猛进,国内也有越来越多的玩家拥抱这一新事物。在艺术领域兴起后,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也相继寻求入局NFT。它究竟会带来什么变化,大厂们又意欲何为?

NFT怎么就火了?

从最实际的技术落地成果看,文娱、艺术产业是目前NFT最热情的拥抱者。

一直以来,对于创作者而言,保护作品版权异常艰难——多数艺术创作能够被轻而易举地复制,但追究每一个侵权行为的难度大、成本高,严重打击创作者的积极性。

NFT则为解决版权问题提供了新思路。当一个作品被铸成NFT上链之后,这个作品便被赋予了一个无法篡改的独特编码,以确保其唯一性和真实性。这样,无论该作品被复制、传播了多少次,原作者始终都是这份作品的唯一所有者。

不仅如此,相比于传统的艺术品交易形式,当NFT流通时,其所有权的每一次转移都意味着创作者能从中获利,以交易平台Super Rare为例,进行一手交易时,艺术家获得85%的收益,平台获得15%;再次交易时,卖家将获得90%,艺术家则获得10%。而在传统交易方式中,即便原作在多次流通中被炒至天价,艺术家也难以从中再次获利。

潜在的获利可能性吸引了投机客到来,加上已有的NFT高回报案例,不少入局者期望买下的NFT能一夜升值。

跟踪NFT市场活动的网站nonfungible.com的数据显示,今年Beeple的作品在佳士得以超过 6000 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后,当周的NFT市场交易额首次达到1亿美元。尽管此后加密货币市场的走低对NFT交易额有一定影响,但是在5月初,NFT市场当周的交易额飙升一度接近2亿美元。

在热情高涨的艺术家、极客、投资者等各方的拥趸之下,海外已经逐渐形成一套成熟的NFT交易机制——创作者将NFT首次发布后,其他买家能够在NFT交易平台中不断进行二次转手和购买。

一件NFT被首次售出的过程发生在一级市场。海外市场中,火爆的NFT项目颇多,nonfungible.com的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中,有三个NFT项目在一级市场中的销售额超过1000万美元,且目前市场有四个项目价值在千万以上,其中最有价值的NFT项目MeeBits价值9076万美元。此外,售卖NBA球星高光集锦的NBA Top Shot和出售像素头像的CryptoPunks等也是非常火爆的NFT项目。

阿里腾讯纷纷入局,NFT究竟有何魔力

NFT项目CryptoPunks

发行后的流通过程即是二级市场交易。除了全球最大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OpenSea以外,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MakersPlace、Rarible等也十分活跃。多数NFT交易平台基于公链“以太坊”,但由于以太坊吞吐量低、交易费用高、通道拥挤,一些平台也会选择基于Flow、GSC等新型公链。此外,OpenSea、Rarible等大型NFT交易平台也具备一级市场的“发行”功能。

拥抱NFT的中国玩家

相比海外的火爆,NFT在国内的发展稍微晚了一步,但如今入局NFT的国内玩家已经越来越多。

NFT在中国的流行,也是以艺术为起点。中国加密艺术家宋婷,是2020年中国NFT加密艺术拍卖记录保持者。今年3月以来,音乐人高嘉丰、阿朵先后发布了自己的NFT数字音乐作品,并被高价买下。

不过动作更显眼、影响更大的是企业和机构的入局,目前,最为积极拥抱NFT的机构之一是音乐版权机构:

据链闻消息,今年4月,豆瓣音乐版权公司Vfine Music 与流媒体NFT交易平台CyberStop达成合作,此举标志着中国音乐版权发行正式进军NFT市场;5月26日,音乐版权服务平台火花音悦宣布成立Free Spark,面向全球市场,致力于作品的NFT化,并进行策划、合作、风控等;5月30日,原创音乐服务平台音乐蜜蜂推出NFT板块,并在7月将NFT铸造、售卖权交给音乐人,并推出了保护、交易、维权一站式服务。截至8月21日,音乐蜜蜂官网显示已有25首音乐作品被铸造为NFT,官方APP上架了6张NFT唱片,区别是前者只作为NFT存证,后者可以售卖交易。

音乐创作者被侵权、维权举证困难的现象十分常见,因而亟需更加完善的版权保护机制,音乐版权机构入局NFT也印证了这一点。与此同时,阿里巴巴、网易、腾讯等大厂的加入,更是为NFT在国内的发展定下了风向标。

今年5月,阿里拍卖推出NFT数字艺术专场,随后支付宝在6月联名敦煌美术研究所、国产动漫《刺客伍六七》推出4款NFT付款码皮肤;7月,网易旗下游戏《永劫无间》IP 也授权发行了NFT;腾讯则在8月上线NFT交易软件幻核APP,首期限量发售300枚“有声《十三邀》数字艺术收藏品NFT”,腾讯音乐(TME)也宣布首批限量“TME数字藏品”将在QQ音乐陆续上线发售。

阿里腾讯纷纷入局,NFT究竟有何魔力

但是与多数海外NFT交易平台选择的公链不同,腾讯和阿里巴巴在进军NFT领域时,分别基于的是自家公司打造的至信链、蚂蚁链的联盟链。相比公链,联盟链参与方可控、且隐私保护能力较强。此外,腾讯、阿里巴巴、网易等推出的NFT均无法进行二次交易。

比如,用户在购买“有声《十三邀》数字艺术收藏品NFT”后,仅能对其观赏和收藏,平台不提供二次交易的机会,目前用户也无法在平台上线自己的NFT作品。同样的,用户对支付宝付款码皮肤也只能观赏和收藏,无法将其转赠和二次交易。

在国内NFT发展尚不成熟的背景下,大厂的谨慎显然为了不让试水演变成投机客的炒作热潮。但文娱产业和科技企业的相继入局所透露出的信号同样明显:NFT,已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爆红了,然后呢

人们对NFT的态度分为两极:支持者们认为NFT不仅会影响版权保护方式,用更长远的眼光看,NFT将使“元宇宙”概念成为现实;但反对者却觉得,NFT不过是一种投机的新方式。

两者都不无道理,NFT带来的影响本身就是多重的。

元宇宙指的是一个脱胎于现实世界,又与现实世界平行、相互影响,并且始终在线的虚拟世界。NFT则可以作为元宇宙的重要基础设施,能够映射虚拟物品,成为元宇宙中原生资产的主要载体。

今年3月,由于游戏公司Roblox在IPO招股书中写到“Metaverse(元宇宙)正在实现”,之后的这半年里,游戏行业迎来元宇宙热潮。据财联社报道,2021年上半年,NFT类区块链游戏融资高达14亿美元,NFT区块链游戏Axie Infinity的日活跃用户数量高达25万。

阿里腾讯纷纷入局,NFT究竟有何魔力

玩家可在Axie Infinity游戏中交易Axie NFT

国内亦有相关项目收获资本阿里腾讯纷纷入局,NFT究竟有何魔力

一些与区块链毫不相关的参与者也在入局NFT游戏,8月4日,法国时尚巨头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宣布推出自己的NFT手机游戏;7月,可口可乐发布了能在去中心化虚拟现实平台Decentraland上穿戴的NFT虚拟设备。

USDT发行商Tether的前联合创始人William Quigley在7月的一场采访中表示:“NFTs作为一种独特的娱乐形式,将与电影、音乐和视频游戏并存。所有不能吃的消费品都将成为NFT。

支持者把NFT作为信仰的一部分,但对NFT发展持谨慎、乃至负面态度的人也不在少数。

投机是NFT热潮中最显著的乱象。价格越炒越高的NFT,让越来越多的圈外人眼红,也不断吸引着新玩家急切入场。不少声音将NFT与前几年的“空气币滥发”进行类比,彼时,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交易所对空气币审核不严,造成空气币大量涌现,交易所因而被质疑肆意“收割”项目方与投资者。

NFT会步入空气币的后尘吗?目前还没有答案。尽管不少名人力挺NFT,但质疑NFT的声浪之大难以忽视。

Coinbase的创始人Fred Ehrsam早前表示:“90%被制作出来的NFT,可能在未来的3到5年里失去价值,几乎一文不值。这与90年代后期的早期互联网公司的情况是一样的。”而早前作品被拍出高价的艺术家Beeple,也在接受CNN《First Move》时表示NFT以693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是 “疯狂”的。

莱特币创始人Charlie Lee也认为仅有少数的NFT具有极高价值,例如毕加索这样的知名艺术家所创作的作品,但是,“由于创建NFT的成本几乎为零,假如艺术家为了获利而蜂拥进入这一领域,那么市场就会被这种狂热所淹没,供应将压倒需求,价格最终将崩溃。”

监管是NFT可能面临的另一压力。国内大厂推行NFT时的谨慎态度反映了其对合规的重视。阿里巴巴、腾讯一再强调其在NFT领域布局的范围和界限。

针对外界对NFT是否相当于发行代币的误解,蚂蚁链曾明确表示:NFT不是虚拟币。“NFT是解决数字艺术品确权的一种有效和可靠的技术手段,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分拆性,不具有等价交换物的特征,和比特币等虚拟币有着本质区别。”

在腾讯研究院举办的线上圆桌论坛上,腾讯云区块链产品总监秦青也表示,NFT在联盟链上发行可以做到真正地去掉货币的属性,“我们推断联盟链发行的NFT是可以合规的发出来的。”

NFT是复杂的,其虽是更好的版权保护方式,却也存在潜在的炒作属性,在国内发展的道路中面临监管也不可避免。如何能够让NFT的发展扬长避短,所有中国参与者都需要探索NFT合适的发展路径。

免责声明:
世纪数藏NFT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世纪数藏NFT无关。
风险提示:
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区块链交流群
热门资讯
标签
nft 藏品 元宇宙 nft艺术品交易平台 热门nft nft概念 nft头像 nft系统 NFT平台 nft概念是什么意思 nft发行 币安NFT 数字 nft艺术 nft盲盒 NFT项目 周杰伦nft被盗 头像NFT 头像 nft是什么意思 nft艺术品 nft科普 艺术品 交易平台 日本nft 周杰伦持有nft被盗 nft实盘 平台 nft数字藏品 交易 区块链 艺术 周杰伦持有的nft被盗 价值 国内nft nft怎么买 币安 概念 项目 市场 后悔 风口 系统 以太坊 艺术家 数字藏品 板块 游戏 无聊 加密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