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NFT资讯  /  STEPN联合创始人Jerry:我们不是庞氏骗局,而是通过代币引入Web3用户
okx
STEPN联合创始人Jerry:我们不是庞氏骗局,而是通过代币引入Web3用户
STEPN联合创始人Jerry:我们不是庞氏骗局,而是通过代币引入Web3用户

作者 | 卫诗婕 雪小顽
编辑 | 卫诗婕
原文标题及链接:《对话 Web3 独角兽 STEPN:真正的「去中心化」在早期很难实现》

2022 年过去了一半,关于 Web3 里最火的游戏应用,STEPN 的故事被分为两段。

前半段是人们热衷讲述的那类故事:5 个月长成独角兽,接近百万  DAU、市值突破 10 亿美元,获红杉、币安等明星资本的青睐。

后半段则是人们更热衷于讲述的那类故事:明星公司急转直下——5 月 27 日,团队发布了一封《关于清查中国大陆账户的公告》,一时间,「STEPN 大陆团队办公室被端」的谣言四起。市场恐慌情绪持续发酵,治理代币 GMT 一度下跌约 40%。

STEPN联合创始人Jerry:我们不是庞氏骗局,而是通过代币引入Web3用户

STEPN 团队在 Twitter 上发布《关于清查中国大陆账户的公告》

市场上,唱衰 STEPN 的声音似乎宣告着它即将落下帷幕。而在多位早期玩家眼中,真正落下帷幕的是这场项目方清退「投机者」的大戏——

4 月开始,大资金玩家们大举进入,一路推高鞋价。他们多是大工作室、鞋商以及币圈的矿老板们。币安的灰鞋一度高达 40bnb(当时约 15600 美金),猛涨的鞋价在币圈带来强烈的 FOMO(错失恐惧症)情绪,许多投机者闻风而来。投资者一度宣称 STEPN 能够「四天回本」。

「STEPN 认为这会对普通玩家乃至项目本身产生巨大威胁,就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去打压他们。」资深玩家 Shaokui 告诉极客公园。

4 月 28 日,在 Sol 链高涨时,STEPN 发布了 3 倍生产活动增加鞋子的供应,同时将鞋子生产的成本由 200$GST 更换为 200$GMT ——这直接导致 GST 的暴跌和 GMT 的暴涨,「利益集团因为要囤 GST 生鞋,遭受到第一波损失后,开始大量买进 GMT。」不料第二天,STEPN 又将生产成本更改为 100$GST+100$GMT,投机者再次蒙受巨大损失。多位目睹全程的受访者陈述了一种猜测,「此后,投机者可能转而做空。」

一方面,项目方的干预被质疑为「权力过大,干预过多,背离了 Web3 倡导的去中心化、社群自治的精神内核」。另一方面,STEPN 遭遇了大量水军的言论攻击,「帮信罪」的指控,以及 2500 万次的 DDoS(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分布式拒绝服务)恶意攻击——这造成了网络堵塞,导致 AI 将部分真人用户识别为 bot(机器人),跑步后无法获得代币收益。而这进一步伤害了用户的信心。

面对空前的质疑,STEPN 联合创始人 Jerry 于 6 月接受了极客公园的专访。这款产品的出圈密码、行业贡献是什么?「去中心化」的社群自治是否真具有可实践性?STEPN 能冲破「庞氏」吗?

以下为对话全文:

01「我们会有挣扎」

极客公园:你在 6 月 1 号发布的长文里有提到,「事关整个产品的存亡」,传闻你们遭到了帮信罪的指控?因为作为境外 App 不可以收集中国大陆的 GPS 数据。

Jerry:对,有一点需要澄清的是没有监管部门找我们,主要是自我审查。一些传统的 Web2 产品平台、大公司也面临和我们一样的情况,我们希望在合规的前提下提供服务。在无法完全符合当地规则之前,我们会关闭一些当地的市场。

极客公园:写那篇长文时是什么心情?

Jerry:我自己也是华人背景,在中国大陆出生、长大,我们做的产品不能让中国人玩,当然会不开心,心情非常沉重。

极客公园:这轮风波带来了什么实际影响?

Jerry:从我们的用户参与度到口碑声誉,各方面都有伤害。但从长远来看,我们必须要这么做。

极客公园:清查中国大陆账户之后,对用户总量有什么影响?

Jerry:中国大陆地区用户占用户总量很小。

我们公告后分析推测,这批用户中有一些投资金额较大的,这批用户的抛售,也会引起市场雪崩式的连锁反应,包括价格和情绪。再加之近期整个大环境在下跌,我们最近确实表现不是很好。

极客公园:从清查公告开始,市场上出现了一波做空的声音?

Jerry:我们有留意到。

做空是一种市场行为。事实上,这种行为是从最早就存在的,并且一直都有

这当然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因为一旦涉及到做空,大家开了空单,就希望它下跌,会故意制造一些言论,这是市场行为带来的必然结果。但我们也无能为力,并且我们看到很多热门的项目都会有相同的问题。

极客公园:4 月 28 日,为了对抗大资金用户操纵币价,你们推出了三倍鞋子生产活动,增加鞋子的供应,同时把生产鞋子的成本从 200 个 GST 变成 200 个 GMT——这相当于更改了游戏规则,直接导致 GST 的暴跌和 GMT 的暴涨。这算是你们和投机者正面交锋的开端吗?

Jerry:对。我们也因此被诟病「干预太多」。我不觉得所谓的去做一些价格操控是有意义的,我们其实也没有做这些事。我们只是在努力对抗一些纯为投机的金钱玩家操纵 STEPN 的市场。

实际上,我们面对经济形势(会有挣扎),需要判断团队是否要介入,还是任由其自然发展——自由发展在短期内可能会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收益,因为我们收手续费,市场越繁荣,我们赚得越多,但长期来说这确实不利于生态发展。

STEPN联合创始人Jerry:我们不是庞氏骗局,而是通过代币引入Web3用户

STEPN 的鞋子类型

极客公园:怎么看待由此引发的用户对 STEPN 决策机制「不够 Web3、不够去中心化」的诟病?

Jerry:每个用户的立场都不一样,甚至是互相冲突的,很难在早期通过单一的立场来形成投票,很难投出一个有效的决策。

目前在早期阶段,还是需要我们来策划、规划未来的发展,等产品稳定了,我们希望有一天可以交还给社群,完全让他们来做,但是现在可能还太早。

这不仅是我们学习的过程,其实需要跟社群一起成长。Web3 里的每个用户都是参与者,也是 owner,大家一起来共建一个社群和产品,需要共同成长。

极客公园:世界范围内有比较好的参考对象吗?

Jerry:其实没有。大部分项目是 DAO 的去中心化做得比较好,但并没有像我们这样的经济体量,甚至可能没有 App,没有产品。

我们一开始制定的规则并不完善,但又相对受限于这个规则。后来我们也给出了一些承诺,尽量制定规则而非粗暴干预。

极客公园:怎么界定「规则」和「粗暴干预」之间的区别?

Jerry:「规则」是提前发布的,我们会尽量把它固化到白皮书里面。大家会有清楚的预期,什么样的情况下,什么样的机制会被触发。

临时的「干预」就是我们并没有提前通知,或者说没有给到足够的提前通知,就直接介入了。

长期为了项目好的情况下,我不能完全否认(以后还会有调控干预)。但会尽量做到给予一定多的通知时间,让大家有足够的心理预期。

极客公园:什么时候开始留意到有大资金用户进场?

Jerry:BSC 链(币安智能链)上线之后的一段时间。由于之前 S 链上的价格涨得太快了之后,我们调控得过于激进了——这导致我们因此被社群质疑(干预太多),以至于后来在 B 链上我们又不敢去调控,任其发展了一段时间,(于是)很多资金流转进来。

一开始比较激进,后来又过于保守。

STEPN联合创始人Jerry:我们不是庞氏骗局,而是通过代币引入Web3用户

S 链上的 GST 走势

STEPN联合创始人Jerry:我们不是庞氏骗局,而是通过代币引入Web3用户

B 链上的 GST 走势

极客公园:这分寸其实不好拿捏。项目方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去跟社区的用户进行沟通?

Jerry:很早期的时候,我基本上每天会花至少一个小时在 Discord 上跟大家聊天,社群会觉得我们跟他们很近。

早期项目高速发展,这肯定是帮了我们,但是越往后面就发现众口难调。所以我们现在会持续关注和收集社群的态度和反馈——对于有帮助的观点,积极采纳并且快速更新、提升产品。但对于一些带情绪的谩骂,尽量不去受他们的影响。

激情应该用在产品开发、推动项目发展上,激情不能用在跟社群对立。

极客公园:所以你们确实曾经出现过一些不太理性的情绪?

Jerry:(当)一些行为被误解,比如说我们直接篡改白皮书去拿额外的收益——这些都是不实指控。大家只要稍微认真地读一读我们的原文,就会发现我们确实啥也没改,因为 Yawn 和我都是移民一代,有一些不那么优质的英文文法,我们希望把表述修改得更优雅一点,但中间就有人在带节奏。

当然,当时的价格走势比我们的预期可能会更糟糕一些,所以有些着急。其实也挺正常,因为都是人。很快也就冷静下来。

极客公园:难怪 Mable(CRO,首席营收官)说要送团队一人一本《金刚经》,你开始读了吗?

Jerry:我不需要(笑)。

02「华人之光」:三个月做出一年开发量

极客公园:你说过,STEPN 其实点燃了一群年轻人的 Web3 梦想,什么样的梦想?

Jerry:最早的出发点是我和 Yawn 一直认为整个区块链圈还太小,币圈 80% 的人都只是炒炒币而已,他们甚至都没有用过去中心化钱包,也没有去 DEX 上交易过。这种行为其实跟炒股没有区别,算不上是 Web3 的用户。

我们希望有这样一个产品,在两年三年内,去吸引到可能过千万的 DAU 或者更多。说实在点就是,通过产品快速地积累海量的用户。在这之上,应该可以做出更多有意思的东西出来。

极客公园:STEPN 的灵感是怎么来的?

Jerry:那时 Axie(Axie Infinity,一款 GameFi 游戏)正火,对我的冲击蛮大的,当时刷新了一波世界观,说区块链原来可以这么玩,可以和经济学结合起来。把 DeFi 和游戏再结合起来,就是 GameFi。

但 GameFi 的 financial 部分太强了,强到很多人(只是)为了去打金。我也下了 Axie,觉得不好玩。我们发现 GameFi 这个过程是有悖论的——游戏做得足够好玩,就压根不需要 GameFi,但游戏做得不好玩,那 GameFi 的 game 意义又何在呢?就变成了打金赚钱。

我和 Yawn 就在想,可不可以把这个精神拿过来,但这背后不是一个游戏,而可能是运动。如果是运动的话,一下子就变得有意义了。因为运动带来快乐。

STEPN联合创始人Jerry:我们不是庞氏骗局,而是通过代币引入Web3用户

极客公园:听说你和 Yawn(联创) 用一个通宵就确定了思路?

Jerry:我和 Yawn 之前是邻居,经常聊天,我们住的那条街上往左走 3 分钟是一堆 pub,往右走也是。我们经常出去,点一杯酒就开始喝。

当时 Axie 很火,我们找了一个菲律宾小哥哥做的 Axie 的剖析视频来看,里面有很多数据,我们一边看一边交换数据背后的价值。发现真的挺厉害。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两个小时左右。

然后我们就把视频关了,开始提炼 Axie 的核心价值——就是它的那套双代币经济模型。当晚我们得出一致的结论,就是希望做一个运动产品,让用户(有赚钱的激励)去参与运动。

STEPN联合创始人Jerry:我们不是庞氏骗局,而是通过代币引入Web3用户

链游 Axie | 图片来源:Axie 官网

极客公园:一个 STEPN 的用户,到底能够感知到 Web3 的什么魅力?

Jerry:第一,你会在不知不觉中学会创建钱包,然后买 token,买 NFT——为了能提供更加自然的体验,我们从产品设计上就是这么追求的,希望用户无感知地进入 Web3。

第二,Web3 可以让你更有动力地去做很多事情。在我们这里,很多用户从第一天就坚持到现在。这是 Web3 的整套代币经济学所产生的内在推动力,让用户可以坚持下来,这挺重要的。

极客公园:这是所谓的 move to earn(边跑边赚钱)带来的动力?

Jerry:对。我们发现,用户早期用了产品(发现跑步能赚钱)之后会很兴奋,两周三周都很兴奋。三周过了之后他的兴奋劲慢慢变弱,但他的习惯已经养成了。

我们添加了很多随机元素,让产品变得很有乐趣。大量的用户会分享游戏体验在 twitter 上,比如开出了一个很好的宝箱。我们经常会上 twitter 的热搜,每周可能都有两三次。

极客公园:Axie 的崩盘给你们带来什么样的启发?

Jerry:最大的一点是,他们完全不干预,开发又确实很慢。我们最慢的时候也会每个月有一次更新。

极客公园:所以从一开始就定下了要保持高频更新?

Jerry:对。因为做游戏需要新鲜感。而且早期游戏的数值肯定是需要调优的。

极客公园:怎么理解你们开始做 STEPN 的时机?你们形容说想要抓住牛市的尾巴。

Jerry:我们希望在币圈暴跌之前把产品推出来,所以才没日没夜地找合作伙伴,建团队,合作开发。我分享一个 case,是我怎么找到我们的核心设计师,他在耶鲁大学学建筑设计。

有一天晚上我很焦虑,我们做的东西太丑了,为了找一个厉害的设计师,我在 LinkedIn 上聊不同的人,然后 80% 没有回复,20% 把我当骗子。

后来我只能去找我的小师弟,同校的至少有点信任感。聊完之后我就很兴奋,说我们视频一下,就从三四点聊到五六点,天都亮了。把产品给他讲完,我就去睡觉了,等我一觉醒来,他把我们的核心页面全换完了,就一天时间。

我们的团队都是这样组建起来的,我每天用尽所有能力去找可以一起来做产品的人。

极客公园:那么强调速度是因为不知道牛市什么时候会彻底结束,所以越快越好是吗?

Jerry:对,当时是这么想的,而且时间就是效率,效率就是未来。

极客公园:你可以选择就好好打磨产品,按部就班地去推动。是不舍得这波牛市的红利吗?

Jerry:牛熊市的观点主要是 Yawn 的,他考虑得比较多。我个人是崇尚效率优先。

其实最重要的是创业团队的信心。信心来自于这个产品能多快做出来,做出来有多好,用户有多喜欢,用户的反馈我们能不能及时改进,用户量能不能增长。这些都会极大地触发团队的信心。

极客公园:一鼓作气?

Jerry:对。

极客公园:社交媒体早期称你们是「华人之光」,你怎么看待这种褒扬?

Jerry:在早期,原创的项目确实比较少,华人创业很多时候也会集中在中文领域,相对比较少走到全球的大舞台上。

目前来说,我们也看到大量海外的华人(加入 Web3 创业),这样的团队越来越多了。

中国人的基因不太一样,大家都很渴望成功,渴望去拼搏。我们做事情也是,很多西方的(创业者)评价说我们可能三个月做了他们一年多的开发量,应该真的有。

极客公园:因为你们太努力了,所以有人评价你们是肝帝、卷王。

Jerry:对,我刚才有点困,因为昨天我们还一起工作,我应该是凌晨 6 点才睡,睡了 4 个小时,睡太少了。我们接下来有一堆宣发,还有我们新的服务器上线,中间所有的安排和计划我们都做完了,心里对未来还是比较有底。

极客公园:怎么区别于 working machine?

Jerry:区别在于你做这件事有没有激情,是被逼着干还是自己要干。我觉得做事特别开心,很 enjoy 事情本身。(它)让我感觉原来我还挺年轻的,还挺能折腾。

03「更大的梦想」

极客公园:在创立 STEPN 前,你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Jerry:我 2006 年开始做游戏公司,一直到 2013 年——我就移民来澳洲了。之后 8 年我都闲着。

比如我会一个人开车环澳 2 万公里,野外生存过两个月,没有手机信号,全程靠打猎或者捕鱼捕虾。我会带着我们家的娃出去露营,在野外待几天。这中间几年的生活一直比较闲散,没有想做什么,确实也没什么财务压力。

极客公园:因为生活比较闲散,才会拎着一瓶红酒去敲 Yawn 的家门吗?

Jerry:我那时候刚搬家,正好和 Yawn 是邻居。其实我拿着红酒把我们的左邻右舍全逛遍了。找他完全是因为他的那个车牌。

极客公园:他的车上写着 crypto。

Jerry:对。我在想澳洲居然有人炒币,太难得了,跟中国的熊猫一样稀有。

极客公园:你不是从来不炒币吗?

Jerry:我从来不炒币,但我学计算机的,有关注区块链行业,尤其 2017 年的时候(比特币)暴涨,当时一大堆 ICO,已经在深度关注了。从中国出来创业的年轻人,不可能离这个圈子很远,大家都有关注。

极客公园:你自己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入场呢?

Jerry:因为早年的 ICO 真的是各种负面消息,纯割韭菜为主。那时候确实也没有真拿得出来、看得见的好应用。

极客公园:其实 X to earn 并不新鲜。与 Web2 的这类产品相比,STEPN 在本质和价值上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Jerry:从宏观上来看,我们最大的贡献是在帮整个区块链带来新用户。帮助整个生态在未来某一天形成爆发式增长,会形成(像)当年互联网行业的爆发。就像移动互联网行业的爆发,可能依赖于 3G、4G 的建设,智能手机的销售——其实我们正在干这样的事情。

极客公园:链游和 Web3 是什么样的关系?

Jerry:链游是 Web3 的一个分支而已。我理解的 Web3 其实很简单,就是把资产和权力还给用户,同时需要有一个真正的核心功能,而不是一个纯粹的金钱游戏。如果这两点都能做到的话,应该就是一个很好的 Web3 应用。

极客公园:游戏需要极强地去洞察用户心理和人性。你过去游戏创业的经验里,有没有能在 STEPN 里复用的?

Jerry:两大核心点,一个是人性。大家最后为什么会买单,为什么会消费。

第二个是数值体系。我们要去给快乐定价,开心的背后其实是数值体系给人的反馈。它会决定游戏收益好不好,用户会不会持续花钱,他花完这笔钱之后会不会花更多的钱。

在 Web3 里,这个数值最后会反馈到 token 的收益和消耗,甚至最后到法币,所以非常重要。

极客公园:具体在 STEPN 中的体现是?

Jerry:比如双胞胎概率。用户 mint 鞋子的时候,一下可能会开出两个鞋盒。这个设计就是出于人性的考虑。

概率的大小是由数值体系来控制,如果概率过大就会造成泛滥,过小的话就会觉得完全没意思。在一个什么样的合理空间内让他去实现,就变得很重要。

极客公园:最早的 GST 是你们自己在垫资,本金来自哪里?大概多少金额?

Jerry:早期项目的发展都是 Yawn 和我自己垫的,金额没太大概念。我们通过把之前的创业公司卖掉,早就实现财务自由了。我还跟 Yawn 开玩笑说,我们可以不用融钱。

后来 Yawn 说,融钱融资源,我们还是需要一些资源,我觉得挺有道理。

极客公园:当时希望投资人具体带来哪些资源?

Jerry:两方面,一方面是品牌够大,能让用户觉得实力很强,比如红杉资本。第二是可以给我们一些基础指导和行业指导。

极客公园:你们当时的 pitch deck 改了 40 多次,主要是在改什么?

Jerry:那时候可能都融资完了。改 pitch deck 是我们自己每天在整理,产品要以一个什么样的形态出来,我们的用户是谁,怎么推广,怎么沟通 market,这都不是写给别人看,是我们自己看。

极客公园:听说当时投资人对你们并不信任,一方面觉得你们太小众做不起来,技术壁垒也过高。

Jerry:我们当时就觉得这种评价挺傻的。

投资人觉得炒币还得跑步,这个人群很少。首先,我们本身就是把 Web2 的人拉到 Web3,跟他炒不炒币没有关系。我们压根也不需要他之前懂 crypto。其次,当时我提的一个很重要的观点是,产品推出后,受益最大的、最有感触的人群,可能之前根本就不爱跑步,不爱运动,甚至都不出门。

我判断我们有这个影响力,他们会愿意进来玩。但投资人完全不信,说一个这么复杂的 GameFi 产品,不懂 crypto 的人怎么可能会来玩。我觉得易用性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想不想来用——主动性很重要。

极客公园:为什么判断你们有这个影响力?

Jerry:我们的产品易用、有趣,且社区氛围一直很好。最早我们参加了 Solana 的黑客松比赛,拿了第四名,当时就吸引了一两万用户到我们的 Discord,从 0 到一两万。但那一两万里面大部分是过来薅羊毛的,过滤了 90%,最后到3000 人左右的  true fans,已经够了。接下来我们非常贴近社群,跟社群打成一片。

我们没有去卖 NFT,全部拿来赠送给社群。我们做大量的 Discord 原创活动,比如答题,让用户参与进来。还做了大量的用户分享,鼓励用户写文章,拍 YouTube。早期几个月有一波快速成长,整个用户量都是这么推起来的,我们没有花任何钱去做推广。

极客公园:现在的 STEPN 与你们最初设想的产品方向,有什么变化吗?

Jerry:没什么变化。唯一的区别在于,现在可能梦想更大一些。

极客公园:怎么理解更大的梦想?

Jerry:当时可能只是想做个产品,现在发现其实我们完全有可能去建立一个生态,来孵化更多有意思的产品。

极客公园: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信心?

Jerry:人都得有点梦想,要不然就跟咸鱼一样。

极客公园:在区块链领域,很多人都喜欢提「信仰」这两个字。但在这次的谈话中,你还没有讲到这两个字。你们有信仰吗?

Jerry:我个人的信仰就是做有意义的产品。「信仰」这两个字,炒币多了才会聊,我不炒币。我信仰实用主义。

04「我不认为我们是庞氏」

极客公园:外界大多在质疑你们的经济模型,认为可能已经进入死亡螺旋,还有一些庞氏的指控。

Jerry:首先我觉得这是一种符合 Web3 的经济架构,是一个(在 Web3 里)被广泛使用的经济模型。

我们去判断它的好坏的核心点,就是产品有没有价值。我们是很有价值的,因为我们真的帮助大量的用户来学习、进入 Web3,因为正常来说,从 Web2 到 Web3,可能花很多钱都搞不定用户,他没有这个意愿。

极客公园:对于如何冲破庞氏,你们已经有成型的思考和方案了吗?

Jerry:我们不觉得我们是庞氏,它只是一种引入了代币经济学的拉新方案而已。我觉得最主要的关注点不应该聚焦于我们怎么冲破庞氏,而是聚焦于我们怎么持续地提供更好的服务。

当用户量够大,基数够大的时候,其实我们完成了我们的历史使命就可以了——就是尽可能多地去转换 Web3 用户,让他在过程中感受到产品本身对他的帮助和产品本身的价值。

极客公园:那如果有一天拉新拉不动了,会崩盘吗?

Jerry:实际上我们从不依赖激励增长的结构来维持扩张,另一方面,我们也会不断寻找新的收入来源。

极客公园:但敏感的用户玩家可能会担心自己亏钱,遭受经济效益上的损失。

Jerry:对于任何一个 crypto 相关的项目,可能用户来参与之前,都得自己先做一些 all research。因为它就是一个自由经济体。

极客公园:你们接下来会怎样维护这个经济体的稳定?

Jerry:早期几个大的问题,比如说能量桥的设定可能不是很合理,导致大量的用户可能可以通过搭配不同链上的鞋子,过量产出 GST 等等。我们在陆续解决这些问题,包括我们的更新还推出了五合一鞋子,来解决鞋子供应过剩的问题。

接下来还会持续地去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其实这些问题我们早就发现了,但想解决它,第一需要开发,需要花时间,第二我们也需要给社区一个更好的沟通。

极客公园:有一些质疑的声音会说,因为 GST 是无限发放的,虽然有一些 burning(消耗)的形式,但 burning 没有办法真正实现对整个大盘的控制。

Jerry:这完全取决于我们当时的状态。我们在 S 链上线的前五个月,一直都是消耗大于产出,代币供应量一直在紧缩,价格一直在上涨。后面因为熊市来了,大家热情下降,同时我们又做了清查相关的事情,导致参与度大幅下降之后,burning 就下降了。

极客公园:目前调控的效果怎么样?

Jerry:目前看到 B 链上整个经济生态已经明显向好发展了。S 链确实由于时间太久,导致它的整个改善有些慢,但我们依然在尽量地从宏观上去优化它,把它变得更加积极健康。同时我们也会推出新的第三个服务器。

STEPN联合创始人Jerry:我们不是庞氏骗局,而是通过代币引入Web3用户

STEPN App 界面与功能说明

极客公园:外界有一个说法,STEPN 有很大比例的用户是为了打金来的。

Jerry:这个问题很复杂。看出发点的话,确实相当一部分用户当时是因为打金来的。但他用着用着,形成了习惯,就变成了打不打金无所谓,因为真的有参与感之后,用户自己会形成很多心理上的变化。

刚上线没多久时,有人在我们的社群里做过调研,说如果你跑一年才可能回本,甚至可能永远回不了本,你还会用吗?当时的回答是 60% 会继续使用,不到 30% 选择未知、不确定,只有可能 10% 都不到说不用了。

极客公园:很多人会觉得,来玩 STEPN 的用户都是冲着能赚钱来的,to earn 是目的,一旦不能赚钱,也没必要玩这个 App 了。

Jerry:不是这样。早期也不一定是因为 earn,包括我自己在内,之前从来没有发现一个产品可以做成这样,通过一个小小的 NFT 让我在线下跑起来。这件事情可能连女朋友也做不到,或者老妈也做不到——这是一种观念的转变,这种冲击会比它让我赚钱来得更大。

未来我们希望用户是 move and earn,而不是 move to earn。传统的健身卡办完之后就是消费,但在我们这里,有运动习惯的人不仅可以健身,还可以有收益,这些收益可能来自于那些办卡不用的人。这在传统经营管理中可能做不到,但在我们这里也许能做。

极客公园:后台 GPS 的数据显示,在哪个地区的用户最多?活跃度最高?

Jerry:美国、日本、法国,欧洲国家,然后其他的英语区加起来。

极客公园:为什么?

Jerry:我也不知道,也是自然发展,野蛮生长。

法国是因为有几个社区里的大 V 帮我们推广了一下。日本的话,我觉得原因很复杂,第一是日本对 twitter 的使用频率非常高,我们又以 twitter 为主战场,又正好在那个时间段做得比较好,引起了大量 twitter 上的连锁反应。也有日本的知名漫画家帮我们画漫画。还可能和日本的生活习惯有关系,他们挺喜欢走路,大家都不开车。

极客公园:关于代币经济学,你是怎么补上这一课的?

Jerry:很简单,核心就是一点——控制好(代币的)产出和消耗。再通过数值系统的数学建模,设计模拟产出和消耗的经济模型。

整个过程我们都是闭门造车,几乎没有参考太多的产品。虽然我们一直推崇 Axie,但真正花在代币经济学上的时间,应该不超过三个小时,就大致看了一些文章。

极客公园:在商业化方向上有什么思考吗?

Jerry:在未来我们有两条商业化路线。

第一条是通过不同的新服务器,跟不同的品牌进行合作,帮助那些品牌实现 Web3 的用户交互,我们先给他们用户基数。这是品牌层面的商业化合作。

第二个大的商业化其实是我提到的生态,就是更大的梦想,我们会把自己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NFT marketplace 都相对独立出来,变成一个大生态,孵化更多的好应用或者再应用。

极客公园:为什么决定做交易所,具体会怎么回馈生态?

Jerry:因为用户每天在用,现在这些交易量都放在了第三方交易所,(所产生的)手续费可能多达上百万美金/天——我们完全可以用自己的交易平台,然后用这些手续费来反馈给生态,这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是长期有意义的。

我们的 DEX 已经上线有一段时间了。目前已经是 solana 上最大的 DEX。

极客公园:未来,你们会不会在 SocialFi 领域去做一些规划和行动?

Jerry:基于这个产品本身,我们会做一些轻社交,比如 leaderboard,显示你的好友运动。

其次我们可能会单独去做一个 Web3 的 social App,这一定不会做在 STEPN 上面,可能会独立做。做社交一直是我的梦想,虽然以前没做起来,但社交方面我有更多的思考。

极客公园:听起来,在 STEPN 上面不会有太重的社交属性?

Jerry:对,一个 App 就是一个(属性),我们希望 App 还是要打磨得够尖锐,够纯粹,功能太复杂不是一个好事情。

05「没什么好警示的,人都会犯错」

极客公园:大家现在都在讨论 STEPN 的示范效应,以及带来的警示,你对此怎么看?

Jerry:我们很少这样看自己。

极客公园: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吗?

Jerry:有,我觉得没什么好警示的,人都会犯错。

极客公园:有声音评价说你们干预太多,不够 Web3,你怎么看待这个说法?

Jerry:这是我们早期的观点,到现在我们也这么认为——早期在探索模式的过程中,就应该积极地参与、干预、调优,让它变得稳定和健壮,可以长久发展。这是必须要做的。

天下没有圣人,没有人一上来就可以做出完美的产品。反观一些 Web2 游戏也是长期运营的。国内的《梦幻西游》做了 20 年,他们每个月都有升级,都有活动和新东西出来。

作为一个 GameFi 产品,我们必须要去优化它。这在 S 链和 B 链当时的价格互动过程中也印证了。

极客公园:现在关于 DAO 的讨论非常多,但这带来了一个真问题:在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之前,是否会不可避免地需要中心化的决策和一段试验的过程?

Jerry:我相信是的。因为用户都有自己的立场,买鞋的用户,没有买鞋的用户,买了很多鞋的用户,靠运动赚钱的用户,靠 mint 赚钱的用户,机构用户等等,所以很难在早期通过一个单一的立场来形成投票,并且很多的用户立场是相互冲突的,很难投出一个有效的决策出来,我觉得很难做到。

极客公园:市面上出现了 STEPN 的仿盘,你怎么看待他们?

Jerry:我不看他们。

极客公园:完全不关注?

Jerry:我觉得首先区分他们是学习并改进,还是 copy,这是两个概念。

我们其实也有学习 Axie,但是我们会有自己的思考,会有独立的开发和理念。这样的学习并改进是挺不错的。互相促进,良性竞争对行业是有好处的。

但如果是单纯 copy,我觉得没意思,他们都是没有灵魂的。我完全不看,不浪费我的时间。学习并改进的项目我也没看到,希望未来会有,自己真的太孤单了。

极客公园:你们官宣拥有超过 80 万的日活跃用户,但 Dune Analytics 的数据显示,这一数值仅接近 9 万。你对此有什么回应?

Jerry:很简单,我们的数据是 Google 后台统计的 App 活跃用户,Dune 上的数据是链上的数据,我们的用户不是每个人每天都会挖提卖,大部分用户都是很简单的,可能今天赚出来的 GST 就拿来升级了,都没有上链。

我们没有办法把所有的用户行为都上链,上链的话会卡死。我们现在百分之八九十的用户行为都是 App 内的行为,就是他赚到了又用掉了,只有当他要提出来交易的时候,才会在链上发生一次转移。所以这两个数据都是对的。

极客公园:可能因为之前在社区的一些发言比较直接,有些玩家一度觉得你们有点傲慢,你们怎么消化这种声音?

Jerry:还好吧。我肯定没有傲慢,我还蛮好说话的,Yawn 也还好吧。他只是怼过一些不怀好意的用户,当然,现在他也不会这么干了,都学习了。

极客公园:学习更专业地跟公众对话?

Jerry:对,有效沟通。

极客公园:想过在接下来的 AMA 中表达得更 PR 一些吗?

Jerry:有想,但是没有用,因为都太临时了。我们以前 AMA 从来不准备,也没有稿子,也没有提前准备话题,最多就是稍微思考一下,我们要分享给用户一些什么内容,都是临场发挥。

后来发现,在早期这样做没关系,但越往后面,大家越来越把它当成一个赚钱机器,你说的每一句话可能会影响一些人赚钱。如果说的跟实际有出入,他们就会来骂。我们也深刻反思了,现在改成了每个月一次的发布会形式。

极客公园:有传闻说前阵子你们在火速招 PR?

Jerry:那应该不是我们发的,我们没有去招聘。

极客公园:对于想要在 Web3 领域创业的华人,你有什么建议吗?

Jerry:我的建议是胆子大一点,把这个创业的精神发挥出来,不要怕出错。

我和 Yawn 的英文都不地道,早期经常发一些推文出来,有语法错误,经常被投资人说,我们很虚心地接受,但是从来没想过请别人发布。因为只有我们才知道我们要说什么。

很多公司和团队的推文都很官方,没什么实际内容,不能引起用户的共鸣。我们觉得即便有语法问题,读起来不那么通畅,但能够引起共鸣,就是一个好的推文。我觉得这是一种态度。除了努力工作之外,华人团队应该要有这种态度去直面全世界。

极客公园:有什么特别想对用户说的话?

Jerry:我还是希望如果大家来用我们的产品,(能)相对平常心来用,可以在这里面获得快乐。这样就挺好了,我们都会挺开心。

免责声明:
世纪数藏NFT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世纪数藏NFT无关。
风险提示:
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区块链交流群
热门资讯
标签
nft 藏品 元宇宙 nft艺术品交易平台 热门nft nft概念 nft头像 nft系统 NFT平台 nft概念是什么意思 nft发行 币安NFT 数字 nft艺术 nft盲盒 NFT项目 周杰伦nft被盗 头像NFT 头像 nft是什么意思 nft艺术品 nft科普 艺术品 交易平台 日本nft 周杰伦持有nft被盗 nft实盘 平台 nft数字藏品 交易 区块链 艺术 周杰伦持有的nft被盗 价值 国内nft nft怎么买 币安 概念 项目 市场 后悔 风口 系统 以太坊 艺术家 数字藏品 板块 游戏 无聊 加密货币